欢迎访问平顶山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正文

滴滴顺风车下线325天:柳青说害怕上线 程维不设KPI

时间: 2019-07-19 08:42:18 | 来源: 新浪科技 | 阅读: 115次

程维、柳青等滴滴众高管全程站立旁听

程维、柳青等滴滴众高管全程站立旁听

新浪科技 张俊 杨雪梅

“(滴滴顺风车)历经一年的整改为什么还不上线?”

“怕,就是害怕。”

7月18日,在滴滴顺风车下线后的首个媒体公开活动上,滴滴总裁柳青在面对媒体提问时,如是回答。此时,距离滴滴顺风车下线,已经过了325天。

她坦陈,“我们比较怂的,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内心有这么多纠结,这么多彷徨,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是为什么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的重要的原因。”

这次沟通会,滴滴顺风车公布了整改期间的阶段性安全产品方案。据滴滴方面称,这是团队迭代了12个版本后的结果,优化了226项功能,整合了包括准入门槛、行前预防、行中保护、行后处置四大模块在内的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

不过,据柳青和滴滴创始人程维透露,滴滴顺风车目前仍无上线时间。“我们还在综合考虑,到底要不要上线,什么时候上线。”程维说。

迭代12个版本 优化226项功能

“今天媒体开放日真的是带着非常诚恳的交流心态来的。”柳青说道。

这场顺风车下线后首次公开面向媒体的沟通会,滴滴选在了798艺术中心一个只能容纳百余人的场地。整场会议2个多小时,程维、柳青以及团队其他高管在场内站了2个多小时。

“今天对顺风车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我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有睡觉。”率先发言的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感慨道。

过去一年多里,滴滴因为顺风车事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舆论压力和运营挑战。经过了325天,滴滴顺风车拿出了什么样的思考和方案?

张瑞表示,团队围绕安全,主要思考了几个问题:如何保证真正的顺路行程?如何保障真实的身份核验?如何保障全程的安心保障?“这三个问题解决了,对于用户的安全出行有非常大的提升。”

针对此,他在现场展示了滴滴顺风车的安全产品全景图,整合了包括准入门槛、行前预防、行中保护、行后处置四大模块的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共迭代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

张瑞同时公布了顺风车安全的三大举措:

1、真正顺路行程。包括去掉附近接单功能;仅能在常用地点件接乘;永久下线用户隐私信息,比如自定义头像、用户性别、用户昵称、长文评价。

2、真实身份核验。包括所有用户实名认证,增加视频验证功能、多次人脸识别、信息核验卡功能,打击人车不符的情况。

3、全程安心保障。行程预警提醒、客服全面升级、最高120万驾乘意外险。

制定女性安全方案

女性安全是围绕滴滴顺风车最大的问题,在去年的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中,遇害人都为女性。

滴顺风车产品负责人何棣透露,滴滴顺风车女性车主占5%,女性乘客则超过半数。

滴滴此次公布的顺风车产品方案中,也特别强调了了女性专属保护计划,公开了包括行前防挑单模式、全程女性专属安全助手,及特殊场景保护升级三项措施。

据介绍,通过女性专属保护计划提供的安全助手功能,女乘客和女车主可以看到合乘用户的一系列信息:比如当前接单车主驾龄、车龄,通过人脸识别的具体时间等。

而在长距离出行等特殊场景下,平台也会要求合乘用户多次人脸识别,提醒女性用户开启行程分享并主动对行程进行录音等。如发生轨迹偏移、长时停留等异常情况,会对用户进行预警。

此外,关于一些网友提出的“为什么顺风车不只让女性司机接女性乘客”的建议,滴滴顺风车产品负责人何棣表示,这一概念其实在公司内部讨论过很多次,然而,受限于平台的女性车主数量,以及黑产或者团伙作案的风险,女车主接女乘客目前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方案。

他表示,未来一段时间,滴滴顺风车会就女性出行安全的问题,通过公众评议会的形式与公众继续探讨可行性方案。

滴滴内部的纠结

公布产品方案之后,外界最为关心的是滴滴顺风车的重启时间问题。

“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害怕,这里面有那么多人为或者技术力量不能完全兜底的情况,人脸识别还有Bug,怎么能保证?再出了一件事情怎么办呢?”柳青说。

在去年的两起顺风车事件之后,柳青称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很煎熬。甚至“跟程维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抱头痛哭了一次,不一定抱头,真的是痛哭。”

她坦言,顺风车的日订单为100万到200万,而滴滴整体日订单为2000万到3000万,顺风车占比只5%到10%。“为了这个业务我们要不要担这么大风险?”柳青说,要不要继续做顺风车业务,滴滴内部也有很大的争议,即使把它做成了一个最难用的产品,也不一定能解决100%的问题,不一定能让它100%安全。

不过柳青强调,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很多原来的用户都开始坐黑车,这种出行方式也并不安全。程维则认为,对于滴滴而言,安全的标准就是做出的每一款产品能够安心让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使用。“没有100%的绝对安全,但滴滴会付出100%的努力。”程维说。

滴滴顺风车总经理张瑞则表示,滴滴顺风车目前还没有明确的上线时间节点。但他透露,如果未来顺风车有可能线上,会先进行试运营,考虑开放市内和白天的场景,并在试运行期间免收信息服务费。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期间,哈啰出行新入局该领域,高德顺风车也已于上个月重启。面对众多新玩家,还未有上线时间表的滴滴顺风车是否会有压力?张瑞坦言,有竞争,确实很有压力。不过众多新玩家入局,也证明了顺风车的价值所在。

同时,张瑞还提到,顺风车还是一个新鲜事物,线下的场景又很复杂,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行业标准。因此滴滴也希望与众多新玩家一起推动行业标准的建立。

不会为顺风车设立盈利KPI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顺风车为滴滴贡献了近九成的利润,是唯一实现盈利的业务。

程维在现场予以否认。他透露,滴滴代驾也是一个健康的业务,处于盈利状态。他还表示,作为创新产品,顺风车目前还远远没有到盈利的阶段,“我相信不仅仅是对滴滴,对整个行业都是一样的。”程维说,一个产品只有真正的验证为用户创造价值,相对成熟以后,才有可能谈盈利。

程维还承诺,如果滴滴顺风车未来上线,一定不会把规模和营利当成主要的目标,“张瑞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指标”。

他还提到了顺风车的定价问题。顺风车为什么会被很多用户喜欢和选择?程维表示,正是因为它是一种顺风出行,司机不是专门为了开车赚取收入的,而是把空余的座位分享出去,司机可以得到油费,所以才使得价格比网约车要便宜一些。“顺风车未来有机会上线的话,肯定还是低的一个价位,尤其是长途用户,住在郊区,越远价格越显现出来。”

在盈利问题上,不仅是顺风车业务,滴滴整体的利润状况也备受关注。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在2017年亏损25亿元,而2018年亏损进一步扩大到109亿元。

程维坦言,滴滴是个烧了很多钱的企业,抽成里的绝大多数也以对乘客和司机的补贴返还回去。“在过去包括未来很长一个阶段里,我们都不会把追求营利当成最重要的目标工作。”他说,“不管是面对顺风车还是面对整个移动出行,还是未来很多的行业变革,我们的心态还是长远的,不会急功近利。”

新闻标题: 滴滴顺风车下线325天:柳青说害怕上线 程维不设KPI
新闻地址: http://www.gqpdf.com/tech/835230.html
新闻标签:滴滴  顺风车  程维  柳青  盈利KPI
Top